揚子今日談
  揚子晚報評論員 李軍
  昨天,南京出台一項土地出讓制度改革:全市商品住房用地用“限地價、競保障房”的方式出讓。簡單說,就是拍賣土地時不再是傳統的“價高者得”,而是規定了出價上限,在大家都出到這個價錢的情況下,就看誰對配建的保障房建設出的錢多或者是面積多(詳見今日A4版)。
  雖然眾多的專家依然紛紛認為“此舉對房價影響不大”,但是這不影響這一改革措施的重要意義。此前,北京廣州等城市已經有“限地價、競保障房面積”的模式,而南京這一次的改革,不僅在“限地價”上更為堅決(最多只能抬價45%),而且在國內首創了“限地價、競保障房資金”的做法——想拿地來生財,請先把保障房的錢出足。
  樓市高燒不退,我們有很多基本說到點子上的“診斷書”,卻似乎還沒有發現一張真正有效的“藥方”。這一次的新政雖然專家們不看好,但是簡單分析,卻是難得對幾個病竈進行了精準打擊——“限價”直接針對“地王”,“競保障房”是把喊了N年的“社會責任”從口號變成了實在的鈔票,另一個附帶的“9050”(90平米以下商品住房比例不得小於50%)政策則多少考慮到了剛需族的消費能力。要知道,地價高昂、中小戶型供應不足、保障房不到位,正是樓市最難處理的三大問題。
  我們原來的土地“招拍掛”制度是從國外學來的,不過學得有些走樣:把出價多少變成了唯一的因素,真正成了“拍賣”,而拍賣的東西又是賣一塊少一塊的土地,怎麼能不出現“地王”⑸桃膊皇巧底櫻以詰贗跎系那站炕故且詮悍空呱砩險一乩吹摹7垂矗贗醯鈉黨鮃布笥跋熗斯悍空叩男睦碓て冢路考凵險牽險塹姆考塾執碳ち絲⑸搪虻氐娜惹椋謔欠考酆偷丶芻ハ啻僬恰8氖牽丶酆頭考垡黃鷲牽塗⑸塘講懷鑰魃踔聊芄餐怖謔嗆諫難白獾卮統魷至恕蛭戀爻鋈酶芏瀆淼墓僭保輝諫偈�
  正如以上所說,房價高燒的診斷書都有,就是藥方難開,為什麼這就是李克強總理講的那句話“觸及利益比觸及靈魂還難”。現在的樓市想要購房者和賣房賣地者“雙贏”已經不太可能,要想老百姓得好處,就要有人能放棄到手的巨大利益。南京這次的新政中最讓人高興的,是看到了對利益者的約束。這種約束的意義不光是在直觀意義上直接“棒殺”地王,更重要的是降低了房價由地價“帶著漲”的心理預期——如果這一次政策能順利執行,今後我們不會看到諸如××地塊樓麵價格已達多少萬的新聞了。
  當然我們也要警覺利益的“變身”。比如達到限價之後的資金,是不是真正被用在了保障房建設上誰來監管誰來問責如果沒有做到這一點,那麼事實上就又變回了“價高者得”的老模式,這個改革的好處就會全部被抵消,滋生腐敗的土壤就依然故我。這就是習近平總書記所說“制定出一個好文件,只是萬里長征走完了第一步,關鍵還在於落實文件”。
  我國已經進入“國家治理”時代,“嚴待官,善待民”的改革思路,在任何時候都不能忘,南京的土地出讓制度改革也是如此。  (原標題:“抑地王保剛需”,好政策只是第一步)
創作者介紹

旅行

vb80vbpof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